忘了在跑初馬的初馬—2013海山馬拉松    2013/6/23

 

在報名海山馬為我的初馬後,就常在想6/23前幾天會是怎樣的心情呢?期待又緊張嗎?像小學生第一次參加露營或旅行一樣嗎?隨著開跑日的逐漸接近,我的心情卻意外平靜,和我去年12/23參加第一場路跑賽前興奮心情完全不同。

 

因為賽前兩週假日自主練習時,炎熱天氣讓我跑的非常辛苦,2次都想跑30K,但都只能完成20K左右,我的信心已經受損,老婆充當行動補給站看見我的慘狀,心裡想的是如果6/23也這麼熱,我應該無法跑完了(她在我跑完時才告訴我她那時的想法)。所以跑前10天起,我只是每天關心氣象,祈禱天氣不要那麼熱,但一直到前3天,我放棄祈禱了,我知道也接受必須在更酷熱的天氣中跑我的初馬了。

 

自從陪我參加苗栗72快速道路的賽事後,小妹也對路跑有興趣了,不只去買了2雙跑鞋開始路跑,這次也特地早起陪我去見證我的初馬。前一天雖然不到9點就上床了,但平日都接近12點才睡,所以實在睡不著,躺了3個小時左右才不知不覺睡著了。為了怕太晚到會沒停車位,我2點50就起床,凌晨3點5分出發,到老家接小妹及到7-11買了早餐就上路往土城出發了,上高速公路前看了路邊顯示的溫度我嚇了一跳,才清晨3點多就29度了,我想我今天慘了。

 

4點20到了會場旁的停車場,已有跑友到場,不過車位還有不少,本想先小睡個半小時補眠,但跑友陸續到場,實在無法休息,5點左右,車子越來越多也沒什麼車位了,我起身往會場走去,準備6點開跑時間到來。這次全馬的路線是先從浮洲橋下往永和跑,到中正橋折返(來回約28K),回到浮洲橋下的起跑點後,再繼續往南跑到三峽橫溪河濱公園再折返(來回約14K)回到浮洲橋下的會場。開跑前到處晃晃,看是不是會遇到認識的跑友(雖然我認識的跑友很少),果然沒遇到。快6點了,看天上有些雲層遮蔽了太陽很是高興,決定還是戴上我習慣戴的帽子,但請小妹把她送我有遮脖子的帽子帶在身邊,如果我從永和回來時受不了再換帽子。

 IMG_1102.JPG

 

這是海山路跑協會辦的小型賽事,沒有晶片計時,也沒有長官講話,我只是看見大家往起跑點走就跟著走,突然間傳來5、4、3、2、1,我的初馬就這樣突然間開跑了。

 

跑了不到1K,我看到天天大哥了,他正在跟他口中常說的勇腳馬周國輝前輩打招呼,我等周前輩往前跑去後,跑到天天大哥旁和他打招呼,雖然上一次奧林匹克路跑賽已經和天天大哥正式見過面了,但遇見他我還是非常高興。在我跑馬拉松的過程中,莊啟仁前輩是我的啟蒙師,因為看了他跑步抗癌的故事開啟了我馬拉松之路;而自從第一次看見天天大哥的路跑心得及影片開始,我接受天天大哥的心靈指引,慢慢知道要怎樣快樂和健康的跑下去,所以天天大哥可以說是我的精神導師,全家都知道且景仰天天大哥。簡單聊了一下,我就前跑去了。

 

雲層其實並不厚實,所以太陽很快就露出臉了,天氣越來越熱,我後悔沒戴上小妹送我的帽子。因為第一次跑全馬,而且又這麼熱,我一開始就不敢跑快,時速大概只有9K左右,永和中正橋14K折返點前我的狀況都還ok,但跑了約20K(路上居然沒什麼公里數指示牌),身體開始不聽話了。因為8點過後,天氣越來越熱,應該已經32度以上了吧!我一直希望能趕快回到浮洲橋,先好好休息一下,每次看到遠方一座橋我都以為浮洲橋到了,但連續失望3次,因為太熱我也停下來走了2、3次,一直到第4座才終於是浮洲橋下的會場。

IMG_1106

 

不知道是否是天氣太熱的原因,我大約在26K處,小、大腿就有些酸,所以到會場就想用肌樂噴劑來舒緩一下,但我看到大會準備了仙草,真是太棒了,我一連喝了三杯。這才想起肌樂放在寄物處,只好走向寄物處拿取,我把大小腿全部噴一噴,小妹告訴我,我剛才回到會場時是3小時11分多,其實以往的我根本不用小妹告訴我,我第一件事一定先看大會時間,但今天我完全忘了這事,只想休息及解渴。休息大概10分鐘,換上小妹送我的帽子,我再度起跑往三峽跑去,以完成最後的14K。

IMG_1107.JPG

 

我想剩14K,我必須維持前面28K的速度才有可能在5小時內完賽,笑了一下,隨即放棄這個念頭,心想順利跑完就好。我的想法是對的,因為這時已經9點多了,烈日完全沒有遮蔽,狠狠的烤在我們的身上,真的熱到爆,34度或更高吧,我並不是沒有體力跑,而是熱到跑不快甚至跑不動,很多跑者也和我一樣,在往三峽的路上就必須走走跑跑。

 

終於到三峽的折返點了,表示我已經跑了35K,剩下最後7K了,領了信物,喝水及淋水降溫後,我往終點跑去,跑又走了約2K,我突然看見我的啟蒙師莊啟仁前輩才往折返點跑去,心中覺得納悶,他不是都跑4個半小時左右嗎?怎會慢我4K多(事後知道他應該是陪後段班的前輩跑),我很開心的和他握手打招呼,他看了錶告訴我一定可以在5個半小時內跑完,我終於放心了。

 

但這次賽事真的太熱了,大會的補給站,除了水很充份外,但降溫的水、海棉及鹽都不足,喝了很多水,但沒有幾站有供應鹽巴,我的身體開始出現狀況,不只走走跑跑,開始覺得身體不適,先是胸不適,我怕會有大問題,只好完全用走的,大約500公尺後情況改善,我才又跑了起來,但這段時間並沒有大多跑者超過我,因為大家都熱到跑不快或跑不動了。這時我看見天天大哥了,他也看到了我,並拿起手機對我照了張相,我比了一個輕鬆跑的手勢,互道加油往前跑去。

_Wd30BjlUQLB1qemVgcqEw.jpg 

(借用天天大哥部落格的相片)

 

但跑不到幾百公尺,我的右側腹開始非常不舒服,這時離終點大約還有4K,我只能再用走的,本想走個2、3百公尺應該會改善吧,但我足足走了1K多,一直到最後一個補給站(離終點約2.4K),我終於看到鹽巴了,抓了一把鹽巴往嘴裡塞,然後看到了令人振奮的東西:「冰塊」,在最後一個補給站終於看到它了,我抓了幾顆放入杯中,一位年約60歲的工作人員(應是海山路跑協會的前輩)幫我倒了舒跑,冰的舒跑喝下去真的透心涼,爽快啊!我一連喝了2杯,身體順間舒暢,這位前輩看到我是初馬(初馬的號碼布是紅字,而一般全馬是藍字),向我說:「簡秋元你初馬喔!剩2K多而已,加油,也先恭喜你了」,有了鹽巴及冰舒跑的物質補給,再加上這位補給站前輩的精神鼓舞,我的右側腹居然好了,真的神奇,我向前輩說聲謝謝後,開始往終點跑去,雖然速度不快,但中途都沒有再用走的,一路跑回終點。

DSC04574.JPGw210_c7e399a5-cf23-4d1a-94f5-b23fc7bd494.jpg

 

參加賽事之前,我有時會想當我衝過終點時,我是會大叫「我成功了」、還是會振臂歡呼、或者流下感動的眼淚(家人都說我一定是流下感動的眼淚,因為我是家中最會因感動而流淚的,尤其是當他們看到上週台中一位男跑者拿到初馬獎流淚的相片時,都肯定的這麼認為),我自己也覺得第三項極有可能。但實際上我衝過終點時,完全沒有上述三項的任何一項行為,連拿初馬獎都差點忘了,我也沒看大會的計時器,也沒有去看成績牆上我的成績(總排名354名),因為我完全被曬昏了,完全忘了我今天跑初馬,我衝過終點的感覺的確是爽爆了,但那是因為我終於可以不用再受烈日烤驗了,我終於可以休息了。

IMG_1117IMG_1119

 

事後小妹拉我拿初馬獎照相,我才看到身後的計時器是5小時27分多,而我實際成績到底是5小時26分或25分…其實都不是那麼重要了,反正就是完成了我的初馬。

DSC00303.JPG 

(賽後數天收到的成績証明)

 

照完相後,我看到一位百馬跑者的後援會有提供西瓜及仙草,我吃了一片西瓜後,一連吃了三碗仙草,然後我去領了便當、毛巾及我的衣物袋。我又看到另外一邊海山路跑協會提供的冰豆漿及仙草,我先喝了三杯冰豆漿,又吃了四杯仙草,我想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這麼多仙草(連同永和回來時的3杯共10杯),因為實在太讚了。

 

簡單拉拉筋,就和小妹坐著休息,這時有一個震天的聲音,是百馬跑者張智銘前輩的百馬應援團回來了,恭喜前輩完成百馬。旁邊的跑者說:今天比上週台中的還要熱,這輩子第一次這麼熱跑。小妹告訴我莊啟仁前輩在那裡,我過去和他打招呼,並第一次和他合照,我非常高興,看我的笑容就知道了。

IMG_1123

 

再看看還在奮戰的跑友,實在令人佩服他們的精神,因為烈日又更毒了。事後算算我最後14K足足花了2個小時,我也看到一位前輩的心得說他前30K花了3小時,但後面12K也花了2小時,因為熱爆了。有了這次烈日的烤驗,我想我不是那麼怕了。

 

後記:

1.跑全馬真的不是半馬的2倍,雖然我之前半馬即便狀況不佳也能跑2小時左右,但全馬不只是2倍路程,身體所需承受的及意志力的考驗可能是3倍或4倍,尤其如果賽場路況艱難度高,或者如海山馬的天氣烤驗,要完成全程,絕不是全力以赴就能達成。還好賽前兩週的訓練讓我知道高溫炎熱的可怕,打消5小時完賽的念頭,同時過程中依照身體狀況調整跑步節奏,該休息就休息,不像之前會忍耐堅持下去,否則最後可能會因身體無法承受而無法完賽。

 

2.恢復跑真的有用,跑完當時小腿及大腿都有些酸痛,左腳底也有水泡,但還不算太嚴重。可是星期一起床雖然小腿ok了,但大腿前後的肌肉都更酸痛,連蹲下去都有些困難。晚上決定提早到7點下班,到豆埔子溪河畔恢復跑,放慢速度跑了6公里,再緩步走回家,星期二早上起床好多了,酸痛程度減輕不少。今天(星期三)早上起床,完全恢復正常了,真是太棒了!

 

PS.雖然被曬昏了,但這次我更衣後,有記得把所有東西都帶走了,YA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秋元的部落格

秋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